• <cite id="61166"><video id="61166"></video></cite>

      首頁 >村鎮建設
      ?走進達州傳統村落之:玉坪寨村,明朝建文帝朱允炆的魂歸處?
      時間:2022-02-21 17:35:49 來源: 閱讀:


      玉坪寨村,明朝建文帝朱允炆的魂歸處

        謎一樣的中山寺,謎一樣的明朝建文帝朱允炆,因此,就有了謎一樣的通川區雙龍鎮(原龍灘鄉)玉坪寨村。中央電視臺來了,拍下《古墓背后的秘密》專題片向世界播放;筆者與李雍翻山越嶺驅車也來了,探尋這個2017年被列為四川省傳統村落名單的玉坪寨村的秘密。

      古樸厚重的民居院落

        玉坪寨村位于達州市通川區西北部,北與雙龍鎮東岳廟村、龍灘社區接壤,東隔沙灘河與雙龍鎮大鑼山村、沖天村相望,南隔沙灘沙與雙龍鎮尚寺村相望,西隔沙灘河與達川區米城鎮呂家河村、達川區堡子鎮天子坪村和雙龍鎮東岳廟村周家咀相望,三面環水,形似半島,全村幅員面積6.37平方公里,8個村民小組,1450人。


        玉坪寨村的民居院落,圍著玉屏寨而建,山下是沙灘河,山環水繞。據玉坪寨村支部書記李華介紹,玉坪寨山峰海拔高度為1023米,蒼松翠柏,秀麗挺拔,酷似一道玉色的天然屏障,玉坪寨村因此得名(“坪”系“屏”之誤)。寨上地勢平坦開闊,約有8000多平方米的面積,周邊很多地段用長方形石塊砌成寨墻,建有西、南、北三道寨門,尤其以西門最為險要,有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的氣勢。傳說白蓮教曾在這里駐過,紅軍也曾在這里戰斗過。一些寨墻至今仍保存完好。

        玉坪寨下的古院落大多建于清朝,建筑順應天然,不拘泥于形式,依山就勢而建,整體風格與地形地貌、自然環境和諧統一。保存較好的一字型、三合院、四合院有6個。院落建筑為人字水,青瓦屋頂,穿斗木架構,朝向以地勢為準,大都背山而立,以中間堂屋為軸線,講究左右對稱,大多掩映在蒼翠欲滴的竹木之中。


        二組的碾子灣,有三個院子:碾子灣院子,石軋灣院子和上碑院子。傳說當年的碾子灣有48戸人家,每家都有一個碾子和一間堂屋,碾子用堅硬的青石制成,家家戶戶碾出的大米到雙河口進行消售,碾子灣由此得名。筆者看到,碾子灣院子為三合院,地壩由青石鋪就,磉磴石雕刻有花鳥、人物、烏龜、云彩等圖案,非常精美。院子左前約200米處,立有一對單斗石桅桿。八組的中山寺遺址大院,宋朝時候便是一廟宇,明、清兩朝時期進行了多次擴建和維修。這些院落年代久遠,老式的木門,雕花的窗子,古拙的八仙桌、架子床等家具,無不給人以古樸、厚重感。


      川東第一古剎中山寺

        玉坪寨村原有兩座寺廟:臺子寺和中山寺。臺子寺在玉坪寨村5組,南與雙龍鎮(原檬雙)的寶中寺、興隆寺相望,北邊是玉坪寨村8組的中山寺。臺子寺暗喻太子寺,與中山寺的傳說有著神秘關系。據當地老人介紹,該寺規模宏大氣派,蔚為壯觀,一口古鐘上千余斤,后來不知所蹤。臺子寺通往寶中寺、興隆寺要道上,有處名叫大梯子的路上,崖壁上雕刻有幾塊石碑,書法大氣俊逸,酣暢淋漓,令人嘆服。


        中山寺遺在石牛山下,前身是始建于北宋的龍泉寺,明朝景泰年間,北京印秀大和尚入蜀,擴建龍泉寺并改名中山寺。歷經明朝正德、嘉靖、萬歷時期的三次擴建,成為川東第一古剎。清朝光緒三十一年(1906)廢除科舉辦新學,廟產變學產,后在20世紀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,中山寺受損更為嚴重。相傳“靖難之役”時,朱棣稱帝,建文帝朱允炆為躲避朱棣的追殺,逃出京城,隱姓埋名,云游四海,踏上了巴蜀大地,先后到過鄰水、通江、達縣等地,在中山寺削發為僧,終老于此。


        據有關資料介紹,過去的中山寺,相當恢宏氣派,共有五重大殿。偌大的前廣場由長方形青石板鋪設而成。廣場兩邊呈八字形、長6米的甬壁上有雨廈,下有底座,中間有8幅一米見方的深浮雕,分別為蛟龍騰躍、鳳凰展翅、天馬行空、海馬踏浪、老龜送經書、斗牛馱書卷等,都充滿靈氣,精美絕倫。甬壁柱頭刻有“梵剎無雙境,禪林第一門”、“日曜祥光燦,煙浮瑞氣騰”、“昭明同日月,悠久并乾坤”、“鳳麟彰有道,河洛獻休徵”4副對聯。


        從廣場拾級而上,左邊立著的四川省文物保護單位——中山寺遺址的石碑相當醒目。當年的殿宇,有的已經不存在,有的成為民居。院內,有著斑駁的石壩、高筑的階臺、精美的石刻、完好的石梯、規整的天井、挺立的重建石碑等。殘存的第五重殿里,石壁上、橫著的條石上雕刻有栩栩如生的動物、花草等圖案,墻壁上留有較為清晰的人物畫。院內外,散落不少長著青苔的石墩、龍頭龍尾石雕殘件、琉璃瓦殘片等。67歲的何德明老人回憶,中山寺里,以前還有一口直徑5尺的大鐵鐘,破“四舊”時,被砸爛煉鋼鐵去了。他摸著長滿青苔的中山寺石獅子介紹,有人給他數千元錢,想從他手里買走這個石獅子,遭到他的斷然拒絕。

        清朝《乾隆直隸達州志》中的藝文篇記載,雙龍鎮(原龍灘鄉)的中山寺為“通州之第一梵剎”,并錄有明代吏部尚書、太子少保衛承芳(今達川區亭子鎮人),翰林院進士袁達(今通川區磐石鎮人)等為重建中山寺寫的碑記。

      一個又一個精美傳說

      玉坪寨村有山有水,有寨有寺,自然少不了傳說。

        石牛山的傳說。石牛山是一座小山,位于玉坪寨主峰東北部,站在遠處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座山,都酷似一頭牛。雖說是小山,但與玉坪寨主峰的海拔高度大致相當。傳說很久以前的一個夜晚,匡家坪地里的小麥苗被一頭牛吃了個遍,留下大片苗茬和不少足跡。當地村民循著足跡找尋,找到了山丘下的一塊大石頭。大家推測形似黃牛的這塊大石頭成了精后,趁黑夜偷吃了小麥苗。于是,人們找來工具,把這塊大石頭碎成了幾塊。從此以后,匡家坪地里的小麥苗再也沒有被牲畜糟蹋了。石牛山因此得名。這里,還流傳一個與此密切相關的傳說,說是唐代詩人李白到過這里,寫了一首七律詩《詠石牛》:此石巍巍恰似牛,埋藏是地數千秋。風吹遍體無毛動,雨打渾身有汗流。芳草齊眉難下口,牧童扳角不回頭。自來鼻上無繩索,天地為欄夜不收。并且刻在了玉坪寨山下的一塊石壁上。崖壁上的有石刻的痕跡,但字跡模糊難辨,無從考證。

      中山寺悟倫和尚的傳說。中山寺從石牛山下來有九臺山,中山寺位于第五臺。傳說中山寺最多只能供養九十九個和尚,多了不行。有一次來了一個和尚,人上了一百,一個小和尚滾到鍋里燙死了。九十九個和尚中,有個叫悟倫的和尚,本姓程,佛法超人,留下諸多傳說。


      戲耍農夫。一天,悟倫去趕雙河口,雙河口是個小場鎮,他走到紅石灘過河,看到幾個農夫在田里栽秧,他對農夫說:“這坵田,你們幾個今天栽不完。”農夫回答道:“栽不完?那時不可能的!”悟倫說:“我趕場下午回來看結果。”說完,扯把麻柳樹葉子甩到田里就走了。到了下午,悟倫回來一看,農夫正忙著在田里捉魚,不僅沒有栽完,而且早上栽的秧也不見了。

      戲耍船夫。悟倫和尚在達城塔沱乘船過河,他整船老板的欺頭,上岸后就把繞板掰彎,往河中一放,船就往上河退了幾十丈遠。船老板也不是等閑之人,知道是過河的人使了法術,把竹片在船頭一拌,船頭下水,船尾起來。悟倫和尚則看到自己的廟子燒了起來,急忙趕到西街上,借來一口鍋,倒扣在地上,繞著鍋邊撒尿,才熄滅了廟上的火。

       

        與李林斗法。玉坪寨村人李林是一名府官,為財產與悟倫發生爭執。李林派人把悟倫殺了。后來,李林從府上回老家,走到觀音巖大梯子旁,看見一條大蟒蛇橫在路中。李林當時嚇呆了,知道是悟倫在作怪,就對蟒蛇說道:放我走,我給你做九周夜的道場,燒九擔紙。不一會兒,蟒蛇就不見了。李林回家后,兌現承諾,請道士做了非常隆重的九周夜道場,燒了九擔紙,但不久,卻暴病而亡,葬于玉屏寨上。

      死后的悟倫和尚有三座墳墓,至今當地人也不知他葬于哪座。

      充滿神奇那座“天子墓”

        玉坪寨村有著兩座神奇的墳墓。玉屏寨寨頂的北端,有一圓形大型古墓,條石砌就,高約2米多,墓頂長著松樹和雜樹,墓已被盜,從現出兩個墓穴看,系雙人合葬墓,墓前散落的石座、石斗、石柱等長滿了青苔。據稱,早年在大墓前端豎立有兩根石桅桿,上面掛有石斗。古墓前有非常大的花崗石墓碑,記載墓主的生平及功德。古墓男主人名叫李林,名望頗高。


      最為神奇的當數位于中山寺東側30米遠開闊地上的那座墓,當地人稱天子墓。據文史專家鄧高考證,天子墓原有圍墻,上中下三層,上壩36平方米,中有一塔,高約有一丈五尺,直徑六尺,現僅剩塔基,中壩15平方米,下壩較小。民國時期下壩被砸開,發現地下室,七尺寬五尺高。再往里是高、寬各一丈二尺的石屋。過道兩邊有三根石柱支撐著頂蓋。再進去是六角形的橫房,正中放著一個長方桌,石桌上方有上旋的寶塔頂,并有石蠟做的裝飾花燈。傳說還有暗器保護的十二道門后,才能進入主室。原砸開部分未發現字跡和盜跡。20世紀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,有人用炸藥去炸,皆成瞎炮。鄧高認為“達縣中山寺收留了這位落難皇帝的尸骨。”2009年7月25日,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“走遍中國”欄目組制作專題片《古墓背后的秘密》,向世界140多個國家和地區播出,報道建文帝朱允炆可能魂落中山寺之謎,引起輿論轟動。

      (本文參考了傳統村落申報材料和中山寺簡介,在此致謝!)

      作者:鄭景瑞

      ?

      日本人成在线播放免费